Search

抖音黄版

【 .】,精彩免费!

正在摆棋子的孟远山和李锋同时扭头看去,孟远山脸色一沉,鼻子里哼了一声偏过头:“小李,我们下我们的。”

“爸,小弟,锋子。”

门外站着的正是有些尴尬的张钧,他是被焦芳一通电话叫来的,焦芳已经知道最近两人因为李锋的关系有点走近的迹象,恰好今天李锋又在,正好趁这个机会让他和女儿可以名正言顺的坐下来吃顿饭,一点点的缓和彼此关系。

“姐夫快进来……妈,姐夫来了!”早就得到老妈吩咐的孟良扭头冲厨房里喊了一声,只听厨房里面哐啷一阵响,不用说,肯定有东西砸地上了。

“张哥。”

李锋打了个招呼,看孟远山黑着个脸,只好对张钧抱歉一笑。焦芳从里面走了出来,清清嗓子故作平静的说道:“张钧来了啊,进来吧,知道跟李锋是朋友,恰好今天中午请小李吃饭,就把叫来了,没耽搁吧?”

李锋摇头笑了笑没说什么,虽然知道自己被当了枪他也没介意。

“没事,我跟领导请了假。”张钧提着买的东西走了进来:“妈,这是我给和爸买的东西,还有孩子的。”

“还跟领导请了假啊,那真是耽搁了。去看多多吧,小家伙在武力玩玩具。”焦芳故意大声的说给厨房里的孟晴听,然后把张钧带去了屋里。

“不下了。”

孟远山黑着脸放下了棋子,焦芳正好走出来,看他那样子两眼一瞪就想发火,见李锋在没发作出来,拽了孟远山一下:“老孟,进来我跟说两句话。”

甜美双丫髻的美眉笑容纯净

说着直接进了老两口的卧室,孟远山一脸的腻味,最后还是走了进去,关上门后,黑着脸看着自家老婆:“把他叫来干什么,忘恩负义的东西。”

焦芳伸手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这老东西,是面子重要还是女儿孙子的幸福重要,告诉,等下出去了别给我摆脸色,趁着李锋在这里,才有让他们坐在一起的借口,要是敢坏事,小心我跟急!”

孟远山早就知道最近女儿和张钧因为李锋有走近的迹象,也答应了,就是陡一看到张钧,想起他跟女儿离婚的事心里不痛快,这时候听焦芳一说也只好点了点头,比起女儿和孙子的幸福,他那点面子算什么。

他有些担忧:“这事跟小李说了没有,这明显是把人当枪使。”

“我没想到这点,刚小晴跟他坐一起,我没找机会说。”焦芳脸色微变,也觉得这样好像不太好,孟远山哼了一声,摆摆手:“算了,不是说小李也帮他们说过话吗,他知道了也不会介意的。这件事要成了我们以后得多感谢他,我身份敏感有些事不好做,跟小晴说下,李锋那边有什么事让她尽量帮着点,不行的再找我。跟二妹和小弟他们家也说一声。”

“知道。”

当了这么久的官太太,焦芳这点事还是懂的,两口子心照不宣,李锋又是救他们女儿的命,又是在女儿和张钧的事上起到了撮合的作用,算是大恩,孟远山这意思是以后李锋有什么事孟家能帮就帮。

在此之前,孟家跟李锋其实没什么关系,李锋每次找孟晴帮忙都是孟晴的私人关系。以后就不一样了,是整个孟家都可以出手帮李锋。

孟家这一辈孟远山是老大,下面还有个妹妹和小弟,都不是简单人物,加上孟家几代人在蜀中经营出的那些关系,孟远山这个省交通厅长,绝不是只是一个厅级官员的影响力那么简单,虽然比不上文家陆家,亦不远矣。

吃饭之前孟晴一直躲在厨房里没出来,吃饭的时候孟晴终于出来了,看到张钧在那里,却不愿上座。

“趁着现在太阳大,我去给多多洗个澡。”孟晴说着就要去卧室,张钧正在那给李锋和前岳父倒酒,其实心里挺忐忑,一听这话眼里就闪过一缕失望,酒都洒出来一些。

孟远山用手背敲敲桌子:“回来,坐下吃饭,洗澡什么时候不能洗。”

见孟远山语气不容置疑,孟晴愣了愣,只好不太情愿的走了回来,踢了踢孟良屁股下的凳子:“坐一边去!”

孟良一脸郁闷的坐在了张俊旁边,孟晴挨着李锋坐了下来,

孟远山梦哼了一声没管她,知道这种事不能急,端起酒杯:“小李,下午还上班,我就喝三杯,随意。”

知道前岳父也在帮自己,张钧放了些心,也端起酒杯:“我下午也上班,也跟爸一样,喝三杯。李锋,我先敬。”

听他一口一个爸,孟远山脸色稍缓,点了点头,三人一起喝了一杯,焦芳和孟晴是女人没喝,孟良这家伙则是压根喝不来。

其实上次孟晴主动向李锋打听张钧消息的时候,就证明她对张钧的态度已经有所松动,只是一直拉不下脸来,加上心里的芥蒂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消掉的,所以对张钧的态度看起来跟以前没什么两样。

饭桌上有孟远山夫妇明里暗里的给张

钧说好话,不时拿两人的孩子说事,李锋又识趣的不断跟张钧说话聊天,孟晴看张钧的眼神终于缓和了许多,虽然两人还是不说话,但也不像之前那么冷硬了。

一顿饭下来,皆大欢喜,李锋和张钧一起告辞离开孟家。

“锋子捎我去市政府一下,我打车过来的。”下楼后张钧拉开李锋车门坐在了他旁边,递了烟,哥俩一起抽起来。

到了市政府外面,张钧拍拍李锋的肩膀:“锋子,真心谢谢。没什么能报答的,就是做这个市长秘书,认识的人比较多,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招呼一声。当然别误会,我知道跟董省长,跟天龙他们关系都很好,不是看我的身份才跟我关系好。”

这话听得李锋很舒服,欣然笑道:“我还真有个事想让张哥帮下忙。”

“哦,什么事,尽管说。”张钧也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有点哭笑不得,心想还真不客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