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51狐狸app

声音异常刺耳,如同嘲笑,又像是再说“你好,又见面了。”大猩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从中听出这么多的东西来,他这时只感觉这名敌人和其他人完不一样,并且他也确定了,不久前几次偷袭都失手,并且那串一直引导着其他人的火铳子弹攻击部都源于这个人。

脚步后移之下,大猩猩加大了手臂力量,想将大刀死死压下,给自己拖延隐入雪雾中的时间。但除了两者脚下的冰块和山岩相互摩擦发出崩裂的声音外,大猩猩发现大刀不能再前进分毫,这时反倒有了被敌人推向自己的预兆。

“嗤嗤嗤!”那把气动剑这时瞬间往后收回,大猩猩立刻控制自己的力量,但还是让身体往前移动了一点儿。空气中下一刻就发出“嗡嗡”的震颤声音,气动剑拉出数个直角来改变自身轨迹,这时追上大猩猩猛然往后收回的大刀,顺其刀背摩擦前行,撕开雾气。

下意识松开了握紧刀柄的手,但气动剑的速度追上了大猩猩立即收回的手,仅靠着没有开启红热状态的锋利剑身就在其手臂上留下一道接近一米长的伤口来。

不愿再停留,大猩猩几步退后数米远,前方,那名敌人没有追来,但一簇密集的子弹代替了那人的追击。此刻三四颗并作一束,钉在它的身上。弹头叠加的力量让之深入体内,疼痛让大猩猩不得不紧急移向侧旁,但子弹好像提前预知到它的动向,紧紧跟着。

“呼!”雾气的突然流动让大猩猩顾不上挤出弹头,上半身扭向一边。它的那把大刀从其侧旁飞过,铛的一声没入到碎冰块里。什么意思?完是身体的本能反应了,大脑里才出现这个想法,大猩猩已经甩手将身后的大刀握住抽出来。

但还是没有喘息的时间,周围迅速汇集而来的脚步声使得大猩猩身毛发都震动起来,上面的薄冰抖落,它回身一刀劈向雾气里。这次没有清脆的响声了,有得只是密集的骨头断裂声响,再加上“咚”的沉闷音下,一刀就将冲过来的敌人的半边身子都砸进冰块里。

剩下的人都不再躲藏,冲过去的途中就将火铳子弹打完。几秒钟后,雪雾中亮起隐隐约约的红芒,高温蒸发着雪雾发出“滋滋”声。红热剑身拉出红芒,此刻部冲向大猩猩那里。

大刀为阿瓦隆机构制造,其材质并不畏惧气动武器的极高温度,相互碰撞下只能在上面留下齿痕。看到周身围着的红芒,大猩猩知道自己安脱身的机会已经很小很小,不减少一些敌人的数量,这些人不可能会放任机会不追击自己。

并且它担心的还是刚才那名敌人,短暂的交手之后就突然失去了痕迹。和前不久一样,一下子就从自己的感知中消失不见,但肯定就在附近,大猩猩确信这点,那名敌人想要的只是让自己和周围的人相互消耗体力而已。

大刀这时带着大猩猩的愤怒狠狠砍向身前,身体和武器之间不成比例,巨大的力量直接将这道攻击弹回到敌人自己身体上,大刀变换轨迹的时候顺带将之手臂砍下一只。灵活的脚同时抓起冰块或是岩石,不用眼睛观察,就能大致的找准目标,带着力量投掷过去。仅靠着一只脚,大猩猩依旧能让自己变得无比灵活,躲过部的致命攻击。但身体上的焦糊伤痕和弹孔一样,没有压制性的力量,数量优势下终究还是将这些伤痕渐渐累积在了它的身体上。

短暂的交手很快让剩下的敌人清楚了两者间在力量和灵活上的差距。攻击很快变化了形式,不到二十来人以极快的速度组成了几个小组,每次进攻都是几人合击,或是从各个角度来干扰大猩猩的精力,或是一起来抵抗攻击,将大刀上的力量分散开。

清纯女孩夏天的唯美写真

还能站着的人都是队伍中的强者了,无论反应还是适应力都显得异常出色。大猩猩的攻击越发疲软,不是力量减小,而是变得似乎无用化了。

身前几人再度一起冲了过来,几道红芒一时间交织一起。大猩猩一面后侧,一面移动大刀朝着其中一人劈砍而下。不出意外,另外几人当即放弃攻击,一同抵挡。但

这一次力量小得出奇,好像是一种落空感。正当几人加大力量想要压制住目标时,一片冰碎片溅射而起,大猩猩一个飞跃,只留下一片上涌的雪雾。

“咚!”或许只是一次眨眼间的间距时间,闷响从半空上传出来。谁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都在原地等待大猩猩落地的那一刻。

“哗哗、、、”冰块滑动起来,较近的几人当即一起冲了过去,还未跑出几米远,面前雪雾中突然出现大猩猩张开布满锋利獠牙嘴巴的脸面,脸上正冻结的血液升腾着热气,愈发狰狞。并没有逃跑,半空中时,从一侧飞来的岩石彻底让他抛弃了逃走的念头,那名敌人一直都在雾气中观察着一切!它的额头一角被岩石砸中了,皮肤破开露出带着白霜的血肉。刚才便是这块山岩随着它的跳跃一起飞出,将它直接打了下来。

刺耳的咆哮带着腥气将雾气震荡开,近距离下,靠近几人集中起来的听觉让耳膜也生出疼痛感。大猩猩的十字瞳孔已经充血,一片暗红。它身旁的雾气在翻涌,满是齿痕的大刀被大猩猩从身后拉扯向前,一刀把雪雾劈开成两半。

几人才抬起武器,就感觉脚下传来震动。眼角看过去时,大猩猩脚掌上的角质已经深深嵌入进冰块中,顺势往后一拉,当即让他们身体不稳。

大刀在完美的时机来到几人身前,“叮叮”几声,两把气动武器当即被砍断,下一刻大刀就已经从他们的胸前穿透而过。而此刻,菲尔丁从一旁的雾气中瞬时冲出来,在大猩猩未将大刀收回的时刻将手中的长枪穿刺向了它的脑袋。

“砰!”红热的枪尖被大猩猩用手臂挡下,枪尖几欲将粗壮的手臂刺穿。大猩猩忍着剧烈的烧灼疼痛甩动手臂,想将此武器扯出敌人的掌握。却不想手臂处的枪尖轰然小范围爆炸开,焦糊的血肉碎末带着硝烟溅射,露出它手臂上带着焦痕的骨头。

“啊!”咆哮并不能阻止菲尔丁的攻击,长枪画出一个圆,聚集力量再度刺击斜上方。大猩猩提刀飞速后退,但枪尖和它胸口始终保持着一样的距离。几道红芒这时在周围显现,或许是知道躲不开了,大猩猩一脚踩进冰块中,停下身体时以最快的速度侧身,只让枪尖刺进胸口边缘。同时,他的手松开大刀,一把抓住枪身,而枪尖在此刻和大刀落下的声音一同爆炸开。

下一刻,一截红色剑尖突兀刺穿大猩猩的腹部,露出一截剑尖。是艾尔普斯绕到其身后寻找到了机会。剑尖开始移动,欲直接切断大猩猩的身体。大猩猩的动作此刻也无限放缓,菲尔丁见状正想抽出长枪,后背处却生出深入精神的寒冷。他当即松手后侧,意外之下,一块山岩从身后飞来打在他的背上。突兀的攻击只让时间在这时顿了一下,菲尔丁就感觉到腰部那里生出来大面积的彻骨寒冷。随即身体不可抑制的向着一旁栽倒,视线里,菲尔丁才发现自己注视着大猩猩胸口的时候,大猩猩已经用一只脚抓住了大刀,横砍了过来,将他的腰部几乎斩断。